度门新闻

九九贵宾会在线·不再痴迷炒股!回归主业 曾经的龙头能否东山再起?

2020-01-11 18:37:52

九九贵宾会在线·不再痴迷炒股!回归主业 曾经的龙头能否东山再起?

九九贵宾会在线,boy on white horse,theodor severin kittelsen

文/金融事业部

社会上流行斜杠青年,居然有上市公司也赶这风潮,主业:医药制造/炒股…….

这种“不务正业“的行为,对公司的经营和股价会有影响吗?你是上市公司,无论亏损还是股价下跌,对不起的都是广大股民!

好在它“迷途知返“,回归主业了。

2019年5月25日,上海莱士在公告中宣称,“公司决定不再参与新的证券投资,原有的证券投资也将在未来适当的时机逐步实现退出,今后将不再进行证券投资。”

在承诺不再炒股后,上海莱士2019年的半年报显示,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归母净利润4.12亿元,成功扭亏为盈。

上海莱士在2018年亏了15.18亿。其中上半年就亏了8.47亿。按时点指标来对比,本期同比增长148.75%,实现了大幅的扭亏为盈。

也许这才是上海莱士的“真面目”。2018年,上海莱士不仅巨亏,还曾有过连续10个跌停板的现象,股价近乎腰斩。

(图片来自檀香:阿杰)

上海莱士的主业血制品行业其实是半垄断行业,而上海莱士早在2014年就成为了行业龙头。那一年,上海莱士的营业收入为13.2亿元,而归母净利润为5亿元,净利率高达38%。注意,这是净利。

尽管2014年也存在投资收益3146万元,但这些收益来源于公司购买的信托计划和理财产品,公司此时还未开始炒股。

2015年,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0.13亿元,归母净利润14.42亿元,净利率进一步提升至71.63%;其中投资收益金额仅为970万元,但此时投资收益来自富春环保的股票交易,公司已经开始炒股了。

2016年,公司的营业收入增至23.26亿元,归母净利润增至16.13亿元,看起来似乎继续在维持高水平的盈利能力,但在本年度内,由于炒股而获得投资收益6.7亿元,公司实际从事主业的净利率已降至40.54%。

也就是说,从2016年开始,公司从事炒股行为已经影响到公司主业的经营,只是由于炒股也赚了钱,所以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。

(图片来自檀香:aris)

2017年,公司的营业收入为19.28亿元,较2016年、2015年分别下跌了17.11%、0.85%;公司当年度实现归母净利润为8.35亿元,而其中炒股所获的投资收益为4.27亿元,公司在2017年实现的主业净利率仅为21.16%,比2016年、2015年与2014年分别下降了47.8%、70.45%与44.31%!

最大的影响发生在2018年。2018年公司的营业收入进一步跌至18亿元,归母净利润则是直接亏损了15.18亿元,其中投资收益亏损11.25亿元,公允价值变动亏损8.69亿元;也就是说,2018年公司炒股亏了19亿,公司主业盈利了4.76亿元,净利率26.44%。

疯狂炒股,主业都不顾了,结果到头来西瓜丢了,芝麻也没捡到,何苦?

从2019年半年报来看,上海莱士真的不炒股了。

2019年半年报的交易性金融资产较年初仅做了公允价值变动的减值,并没有任何交易行为。

2019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了营业收入12.97亿元,归母净利4.12亿元;其中投资收益仅为1773万元;在此期间公司的主业利润率为30.84%,较之2018年度有了一定的提升,如果对比之前2014-2015年的水平,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。

不管怎么来说,有了改进就是好的,毕竟市场环境也有变动,或许假以时日,上海莱士依旧能回复到血制品行业龙头的位置。

(图片来自檀香:李钦)

但是咱们还得注意其他几个问题。

其实在2018年巨亏的时候,大部分人眼光都看向了上海莱士的“不务正业”,但是其资产结构、成本结构都有着值得琢磨的地方。

不说那些看上去大额的管理费用、研发费用,毕竟各个公司的管理成本都有自己独特的原因,咱们只说三点。

第一,应收账款。在盈利水平较强的2014-2016年,上海莱士的应收账款仅为1.13亿元、1.20亿元与3.64亿元,分别占当年营收规模的8.56%、5.96%与15.64%;但自2017年开始,应收账款一路狂增至9.5亿元,2018年末应收账款余额为8.38亿元,分别占到当年度营收规模的49.27%和46%!

每年的审计报告也未公告具体的应收客户名称,仅列为“第一名”,“第二名”…..这么大额的应收账款,欠款方是谁都不明了。

而且,从2017年开始,应收账款不但占到了营收规模的近一半,也覆盖了当年归母净利润的总额。公司是赚钱了,但是钱没收回来。

蹊跷的是,公司的经营性净现金流尽管有所下降,却依然有盈余。

(图片来自檀香:aris)

第二,2018年度商誉减值了1.89亿元,但即使如此,商誉的账面余额依然有55.18亿元,而当期的总资产为113.9亿元,净资产为108.9亿元。商誉占到了总资产的48.45%,占净资产的50.67%。占了总资产近一半的商誉,你有什么感觉?

第三,从2014到2018年,存货也在持续上涨,从2014年末的6.9亿到2018年末的16.82亿元,年复合增长率为28.75%;其中单单2018年末存货就比2017年末增长了46.88%。而对于存货增长的原因,审计报告里简单地表述了一句,“系产品与库存商品增加所致。”不论营业收入的规模和盈利能力如何变动,存货始终保持较高水平的增长,合理吗?

在2019年的半年报中,这两个问题如何呢?

应收账款余额8.3亿元,依旧居高不下,占当期期末应收的63.99%,几乎是归母净利润的两倍。

商誉方面在2019年没有任何减值,占公司总资产的比例为47.38%,依旧处于挺高的区间。

存货也在继续增加,本期期末为17.77亿元,比年初增加了5.64%。

(图片来自檀香:狐狸爸爸)

这都说明了什么?

应收账款和存货的居高不下,其实就是公司总资产周转天数的延长。任何企业想要实现利润的高增长,必然会加快公司总资产的周转频率,缩短周转天数。

而上海莱士的运营能力指标一直在持续变差。单从应收账款周转天数来看,2014年的这一指标为33.67天,到了2017年陡然提升到123.48天,而2018年的指标为179.13天,在2019年半年度则为115.81天。公司的运营速度下降之剧,令人扼腕。

至于商誉在总资产中的占比之高,也需要继续观察。毕竟好消息是,除了去年的1.89亿元,目前还没出现其他的减值迹象。

不再沉迷炒股,回归主业,上海莱士这半年交出了扭亏为盈的答卷。我们不能否定它的努力,也不能把目光从疑问上挪开。希望随着企业的稳步正轨,上海莱士的运营能力、资产结构都有较好的转变。


上一篇:微软推出全新一代Surface商用版 打造软硬件一体行业解决方案
下一篇:徐宿淮盐铁路和连淮铁路开通 苏北地区迈入高铁时代